原標題:最大的信任莫過於家的託付!東萊街派出所片警小崔和 4 把鑰匙的故事

  來源:ZAKER 哈爾濱

  “ 張叔啊,你家的君子蘭開花了,真好看 ……” 小崔在張叔冰城的家裏,將開花的照片通過微信發給身在海南的張叔。

  “ 王大娘,我來了。這兩天,大哥有沒有不聽話啊。” 打開房門,小崔人到聲到。

  32 歲的小崔是東萊街派出所一名普通的片警,轄區內有三棟高層樓,共計 875 户居民。從 2017 年參加公安工作,小崔就一直和這裏的大爺大媽、大哥大姐們打着交道,時間長了,大家都習慣叫他小崔,偶爾有人叫起他全名崔柏松,反倒有些陌生了。

  3 年的相處,小崔和每户居民從陌生、熟悉到信任,後來就有了託付。在小崔身上有 4 把轄區居民家的鑰匙,每把鑰匙的背後都有着一段警民情深的故事。

  聽説小崔把花澆死了,張大爺竟樂了

  70 歲的張大爺是土生土長的老道外人,前些年由於工作原因調到了北京工作。為了追尋年少時的美好時光,退休後,張大爺不顧家人反對,回到哈市生活,在小崔的片區內購買了一處公寓房。

  張大爺的兒女分別在北京和深圳生活,全家人在哈市沒有什麼親戚。張大爺每年夏天回哈避暑,冬季就飛到海南越冬,是位典型的 “ 候鳥老人 ”。在哈市的這間房子,其中有大半年的時間是空着的。2018 年秋天,張大爺找到小崔,“ 聽説有鄰居將房門鑰匙放你這了,我也把家託付給你,行嗎?” 張大爺問。“ 只要您放心,我一定完成任務。” 小崔保證着。

  小崔和轄區裏的居民非常熟,三天兩頭下片,東家轉西家走的,誰家啥情況,小崔都心裏有數。尤其是經常空房的居民,小崔更要和房主保持聯繫,畢竟居家過日子,難免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。於是便有房主將家託付給小崔,小崔也盡職盡責,每次下片時,都會到被託付的 “ 家 ” 裏看一看。時間長了,這事在片裏還成了習慣。這不,張大爺也找了上來。

  應下了張大爺的 “ 管家 ”,小崔便按照自己的工作節奏,每隔兩三天就會到張家看看水電煤氣,澆澆花,隔段時間再搞下衞生。時不時地給大爺發一些家裏的視頻或照片。看着乾淨整潔的房間,旺盛的花草,大爺心裏甭提多高興了。

  可由於小崔不會養花,一盆君子蘭由於水澆的太勤,竟然黃葉子死了。小崔立即通過微信道歉,張大爺聽説後,竟笑了,“ 沒關係的,那盆花我早就想不要了。” 張大爺的安慰,讓小崔開始學習花卉養殖,畢竟受人之託,要忠人之事。

  時間久了,小崔和張大爺處得跟親爺倆似的,鄰居們都説羨慕地對張大爺説:“ 你看你,老了老了還在東萊認了一個乾兒子。”

  張大爺笑得合不攏嘴。

  “ 你就直接回家吧,也不是外人。”

  家在太古公館的 74 歲王大娘,與患有精神疾病的兒子相依為命。大娘家的鑰匙也一直放在小崔的兜裏。

  疫情期間,王大娘的兒子經常犯病,每次犯病都會把家裏的東西打翻一通,還對王大娘拳打腳踢。有幾次,他竟趁着王大娘出去買菜的間隙,跑出家門,衝出疫情防控檢查口 …… 王大娘擔心兒子會惹出更大的禍,開始 24 小時看着兒子。但採購生活用品成了問題。

  小崔看出了老人家的難處,便承擔起給王大娘家買米買菜的任務。“ 有時是大娘告訴我買啥,更多時是我感覺大娘家應該缺什麼了。” 小崔説,開始去的幾趟,由於大娘耳背,為防止兒子跑出去,屋裏門關的又嚴,大娘總聽不見小崔的敲門聲,讓小崔在門外着急等待。為此,大娘就將自家門的鑰匙給了小崔一把,“ 你就直接回家吧,也不是外人。” 大娘説。

  就這樣,如今王大娘家的鑰匙還一直放到小崔的兜裏。小崔將轄區內的三棟高層分成三組,每天轉班走訪下片,這樣小崔每隔兩天就會到王大娘家一趟。有了小崔的光顧,大娘家的東西齊全了,大娘的兒子也很少作鬧了。

  片警幫居民租房子

  “ 這事可就要麻煩你多跑幾趟了 ……” 居民李大姐有些不好意思。由於住在哈西,打算將太古公館的一間公寓租出去,房門鑰匙也放到了小崔手裏,只要有看房的,李大姐就會通知小崔來開門。

  李大姐説,這是第二次租房子了,上次租也是小崔幫的忙。原來,兩年前小崔下片總是敲不開李大姐家的房門,電話聯繫上後,李大姐表示,已經搬到哈西居住,這個房子便一直空着,雖然有出租的想法,但每次有人來看房,往返少説也要折騰兩個多小時,更何況李大姐還要經常到廣東出差。

  房子空着,如出現跑冒滴漏,房主不能及時到場,可是件麻煩事。於是,小崔接過李大姐家房門的鑰匙,只要有前來看房的,小崔準會及時去打開房門,直到房子租出去,這把鑰匙還一直放在小崔的手裏。“ 有啥事,就幫着我照看吧。” 李大姐説,上次房子到期,又要尋找新的租房户,這回還得麻煩小崔。

  三年來,在小崔的兜裏,最多時有 7 把轄區居民家的鑰匙。“ 只要沒有案件,自己每天都會下片,順道幫助關照一下居民家,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。” 小崔説,多少年來,東萊街派出所的每名民警都是這樣做的,自己也是在向前輩們學習。